Archive for the ·

X.『老男人團一生推好麽』

· Category...

2012.04 初夏Vol>1.不算游记的游记

no comments
0
拍手

Time: Apr,26th 12:00

第一次坐国航的班机飞日本,第一次遭遇长达一个半小时的晚点。
甚至傻X的为了排遣寂寞做了愚蠢的事情。
出于无聊,开本本看小片。
无奈本本里除了X团的live生写其他啥都没= =
手J点开前年的横滨真夏con,于是发生了无可挽回的悲剧。

真夏con,我想我应该短期之内,无力也无胆去重温了。
时间轴的第三段,Enco后的第一曲X。
Taiji登场。

这或许不是最圆满的一次X,但却是我自己经历过的最圆满的一次X。
不可调和的矛盾似乎已被时间磨平,漫长的18年后再聚首。
即便Taiji已经不是当年台上那个堪称X团第一美貌的Bass,也早已过了风华正茂的年纪,但他出场时所带来的震撼依旧无人可以取代。

这其实是一个很微妙的团。
一个member的离开都会让整个团的感觉改变。
有人把92年当做X的分水岭,于是有了X和X Japan的差异。
有人把97年当做X的分界线,于是有了所谓的复活前和复活后。

两年前在现场,曾经为了那一刻Yoshiki和Taiji的拥抱而感动的泪流不止。
当时或多或少有一种,啊!我正在见证这重要的一刻,的荣耀感。
Our Bass Taiji,Our Bass Heath,Our Guita Pata,Our Guita Sugizo,Our Guita HIDE,Our Drum Yoshiki,Our Vocal Toshi
We Are X
这是七个人的团,我是在跟着七个Member做X Jump。
复活以来,看了那么多次con,从没有过哪一次的满足感能超越真夏的经历。

虽然口里说着要努力多看看他们,因为岁月总是不饶人的,世事总是多变化的。
或许哪一天,又会有人去天上陪HIDE。
总是这么说着,但却从来没有想过,会那么快。

Taiji可能离世的消息,最早是去年HKDP上的一位姑娘告知的,因为前年的会场批了X的大浴巾,有很愉快的交谈,甚至在完全不相干的场合,把手举过头顶做出应该在con现场做的姿势。
当日回酒店搜了sanspo,也确认了这个消息。
当时的第一个想法是,还好看了真夏。
是的,这一年多来,至少截止到今日之前,我一直都是这样庆幸的。

但今天去看生写,发现其实并不是这么回事。
正因为亲临现场,所以才会觉得特别的难过,物是人非的无力感。
这样的无力感、这样深深地遗憾,完全不是98年得知HIDE去世,后来去看last live时能比拟的。
这大概就是,求而不得,与,求而得之又失去的差异吧。
真是因为得到过,所以才会更痛。

我想我大概是把内心最深沉的情感的一部分放在了X身上,并不是单纯的崇拜,也不是所谓的爱,而是一种信仰,一种努力的动力。
努力让自己变得跟Yoshiki和Taiji一样坚定,努力的让自己变得更坚强。
Yoshiki和Taiji应该是X团中意志力最坚定的两个人,所以前者可以在那么多反对声中让X诞生、发展、继续、复活;所以后者可以在X最鼎盛、也是自己事业最鼎盛的时期为了自己的信仰而离开,即便此后生活潦倒到露宿街头,都并没有后悔过,或许Taiji后悔过,但他从未对别人说过。说了或许就是认输?但Taiji从来不会认输。
但,你看,努力了那么多,坚定了这么久的Taiji,
最后又如何呢?
真要说他在塞班自杀,我是难以相信难以接受的。

那么多挫折都没有打倒他的男人,又怎么会被这样一点小事打倒?
当然后来小dai的种种日志似乎也多少验证了这一点。
你看,世事有多无常?

无法再去看真夏,只是真夏的生写让我想起了忘记很久的一个事实。
曾经的曾经,我最喜欢的member其实是这个敢爱敢恨绝对不会认输绝对不会服软的Taiji啊。

语无伦次不知道自己在写些什么= =
也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可以变得那么感性= =
或许是因为,再不写下来,把心里的感情宣泄出来,我就要在机舱里哭了吧。

立貼爲誓~

no comments
0
拍手

八卦說明年五月后X開始亞洲場
場次是日本,韓國,泰國,臺灣
於是只要開,一定要去的就是日本,泰國,韓國- –
如果有合適的臺灣團,那就也去
要加油呀!動力動力~